118kj开奖现场 > 内地娱乐 > 1录像带版,好深远的悬疑片呀

原标题:1录像带版,好深远的悬疑片呀

浏览次数:144 时间:2019-08-22

我看的恐怖片不多,印象深刻的有午夜凶铃、闪灵和山村老尸。刚才看了咒怨1,感觉非常棒。
鬼故事的起因。在鬼铃里,鬼的来由不过是一场俗套的婚外情。而在咒怨中,男人为什么杀死女人,根本不重要。
叙事。鬼铃演了一半的时候,男人强烈否定有鬼,并叫主人公不要插手此事,此时我已经猜出了事情的始末,之后的叙事,就是凑时间了。结局是封闭的,也是圆满的。在咒怨中,迷题在最后才揭开——原来这是个循环的故事,循环,时间怎样安置?在这部片子里,不同的时间是可以对视的,但别以为过去的父亲会拯救现在这可怜无助的女儿,在这里,咒怨席卷一切,谁也躲不开,是宿命。在房子里的,要死。逃到外面,还是要死。甚至并非独身一人时也要死。第一章出场的人竟然活下来了,受了那么多侵袭还活到了最后一章。她去救朋友的时候,我以为她会是这个故事的终结者;她看着镜子想起很多事的时候,我以为她会像好莱坞的无聊片子第六感中的小朋友那样,帮助鬼,然后一切都结束。但她还是死了,而且她就是那只鬼。这是一个开放的故事,她望着你。
上面的说法可能有错误,因为我不确信前面出现的那些女鬼是否跟最后死的女人长得一样,说不定每个人看到的都是自己呢。女鬼在前面最清晰的亮相是从被子里钻出来那次,这些日本人都长一个模样,我是分不清,也不想仔细去区分。我希望是一个人。这样更有趣。
要说深刻,还要属1980年的闪灵。声音也是闪灵好。

---《咒怨》因何恐怖?
---《咒怨》系列电影浅析第一部

图片 1

p2497103203.jpg

概要:

我通过重新细致分析《咒怨》系列电影的故事设计,试图寻找《咒怨》系列闻名影史的原因。然后,以《咒怨》为原点,探讨恐怖片作为特殊类型片的电影特性。
(解读恐怖其实是解读人的阴暗面);
(另外一种特殊类型片是色情片);

电影清单:
《咒怨1》录像带版,2000

备注:
咒怨:这个诅咒来自死者深刻的仇怨,他死的地方集聚着他的仇怨。接触到这个仇怨的人会被诅咒,从而产生下一个仇怨和诅咒。(所以“怨咒”似乎更加贴切一点,但中文里没有“咒怨”叫起来顺口)

一,《咒怨1》录像带版 日本 清水崇 70分钟 2000 又名:《没下巴的女孩》(柑菜)

评分:恐怖观感,10分;故事,1分;故事非常操蛋,但恐怖设计,举世无双;

关键词:小白,伽椰子,没下巴的女孩,伽椰子爬楼梯(经典场景),阁楼女鬼

恐怖指数:五星。不知道什么原因,带着有史以来最恐怖恐怖片的心理预期开始看《咒怨1》录像带版,看完了并没有觉得恐怖。即使这样,我也丝毫不会质疑本片在营造恐怖上的水准。恐怖指数是满分。

剧情:很好总结,一句话,看完之后,完全不懂。并不是电影本身难懂,是字幕、剪辑以及删减的原因。电影采用分6段插叙和倒叙的叙事方式,初次观看,很难看懂剧情。(看过小说,对理解剧情帮助很大,但电影改编不小,我到现在,还是有很多疑问并不明白。)我把剧情梳理之后,详情如下:

开篇:一位大妈买菜路过一所房子——就是后来的鬼屋,产生恐怖的感觉,匆匆离开。

第一段 俊雄(小白)

小林俊介是个小学老师,他的班上有一个叫小白的熊孩子好多天没去上课。这一天,他抽空去小白家家访。林老师在小白家只看到了小白一个人和一只叫小马的死猫的腐尸。

熊孩子小白叫佐伯俊雄,他就是影片中那个恐怖至极的小孩;
小白的爸爸叫佐伯刚雄,妈妈叫伽椰子,伽椰子是那个头朝下爬楼梯的女鬼,也是本片的女主,小白和他妈完美承包了《咒怨》的高潮。
小林俊介的老婆叫小林真奈美,后面会出现;

第二段 由纪 (村上柑菜的表姐兼辅导老师)

2年后,村上一家搬到了佐伯一家原来住的房子里去了。(这个房子就是影片中的“咒怨房”,咒怨的中心。)村上一家有四个家庭成员,由纪、村上柑菜、村上柑菜的弟弟,村上柑菜的妈妈。不知道为什么没见到村上柑菜的爸爸。由纪是柑菜的表姐兼辅导老师。由纪辅导完柑菜功课之后,柑菜就去学校喂兔子去了,由纪则被藏在顶楼储物间里的面粉鬼给搞死了。

《咒怨》中所有的女鬼都长着一张面粉脸,而且本段中面粉脸只是晃了一下,加上AV画质的分辨率,所以比较难分辨到底本段中的面粉脸是谁。后来,看完整个系列,才知道是伽椰子。

第三段 瑞惠

瑞惠是柑菜弟弟的女朋友。瑞惠去学校找柑菜弟弟,结果没找着(柑菜弟已经不知道被哪个女鬼搞死了,全程被删减,据说还挺有看头,我没有找到)。在瑞惠一个人留在辅导员室等柑菜弟的时候,被熊孩子小白给搞死了。

第四段 柑菜

本段开始的时候柑菜已经被搞死了,本段中柑菜搞死了她妈。(柑菜和同学一起去喂兔子的时候,一个面粉鬼搞死了他们俩。全程被删减。但很容易找到,没什么亮点)

第五段 伽椰子

主角总是最后出场;
伽椰子在电影开始的时候就是个面粉鬼,也就是说已经死了。本段中她搞死了自己的男神林老师(第一段中的小林俊介)。本段中林老师才知道伽椰子以前曾经疯狂的暗恋自己,也正是伽椰子的暗恋,导致了伽椰子老公佐伯刚雄更加疯狂的报复,他先杀死了伽椰子,随后杀死了林老师的老婆,还把林老师老婆肚子里的孩子剖了出来。

佐伯刚雄一连串残忍的报复,催生了最初的“咒怨”。

第六段 响子

响子与之前的人物之间没有联系,可能是个神婆之类的角色,因为她是唯一一个可以不慌不忙和面粉鬼对视的人,而且她似乎有办法对付面粉鬼。

备注:我知道大家很乱,即便我已经梳理过剧情。所以,我抛开本片中的倒叙和插叙,按时间线索,又把剧情重新整理了一遍,详情如下:

剧情梗概:

佐伯刚雄一家搬进了新房——就是后来的鬼屋,但当时没有任何问题。男主佐伯刚雄,女主佐伯伽椰子,以及熊孩子佐伯俊雄——小白。有一天佐伯刚雄偶然之中看到了妻子伽椰子的一本日记——这本日记后来成了最强的咒怨载体,从而发现妻子痴迷地暗恋着一个名叫小林俊介的大学同学。

佐伯刚雄顿时怒火攻心,不问青红皂白,虐杀了妻子伽椰子和儿子俊雄,以及家里一只叫小马的黑猫。(小马多冤枉,我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连亲儿子小白也要杀呢,他认为暗恋就是结合,小白就是伽椰子和小林俊介偷情的产物。所以,妻子偷情要杀,儿子是个孽种也不能留。其实根本不存在的。

伽椰子的大学同学以及男神小林俊介,毕业之后做了小学老师,刚好小白就在他的班上。小白被亲爸爸杀死后,小林俊介注意到小白一直没去上课,便到佐伯刚雄家家访。他对于伽椰子暗恋自己的事情并不知情,也不知道伽椰子是小白的妈妈。

当年,林老师和自己的老婆,还有伽椰子都是大学同学,去佐伯家家访之前,林老师浏览了一遍小白的学籍资料,这才注意到他的妈妈叫伽椰子。林老师感觉很奇怪,这个人好像自己认识,但想不起来是谁。(伽椰子从小就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从不与人交际,念书的时候也是独自躲在角落,所以小林俊介对自己的大学同学,完美没有印象很正常。)林老师努力回想每天接送小白的那个女人,脑海里也只是浮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像:一个轮廓模糊、披头散发的,自带阴暗色彩的女人,牵着小白的手站在学校门口远远地跟自己打招呼。这样的话,只能亲自去小白家看一看了。

林老师到佐伯家之后,只看到了小白一个人在家,而且还浑身是伤(这个时候,其实小白已经死了)。他以为小白的父母出去买菜去了便一直等到了傍晚,直到他看到了藏在顶楼已经变成面粉鬼的伽椰子。他在惊恐之中,尝试带小白离开。这个时候楼下的电话响了。(要我说,都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了,还接什么电话!林老师偏偏接了。)

电话是佐伯刚雄打来的,对方说他已经杀了林老师的老婆,并把他老婆肚子里的孩子剖了出来摔死了。林老师在极度痛苦之中被伽椰子搞死。后来村上一家搬到了佐伯一家住的房子里,而那个房子已经变成鬼屋。村上一家的四个人,由纪、柑菜、柑菜的弟弟,柑菜的妈妈,先后被伽椰子的“咒怨”搞死。咒怨的故事就是由村上一家的故事展开的。

如此整理过后,大家应该差不多明白剧情了。
影片中有很多细节缺失,都是通过小说补充的。

剧情疑问:

1,小林被咒怨杀死的时候,电影里出现了两个面粉鬼,而据故事交代,之前只有伽椰子一个面粉鬼,那么另一个面粉鬼是谁?鬼还能生鬼?

2,林老师死的时候,小白很明显已经被杀死,但为什么小白是正常孩子的脸?没发现面粉鬼可以变脸啊?也没发现面粉鬼需要进化啊?

---剧情疑问部分,纯属娱乐;

经典恐怖元素与桥段(技术手段):

1,幼鬼和女鬼(小白和伽椰子):

演鬼,必须是女鬼或童鬼,本片巧妙避开了任何男鬼的尝试;村上爸爸,佐伯刚雄,一个压根没出现,一个最该被杀却没被杀;

童鬼印象,甚至都不需要通过表演来传达,只是化妆就足够效果。小白留给观众的印象,只能用过目不忘来形容,毫无疑问他是荧幕的经典,堪称荧幕最恐怖熊孩子。银幕上有很多经典的孩童形象,比如《杀手》中的马蒂尔达(纳塔丽·波特曼),小白的经典程度不次于马蒂尔达。但这是恐怖片,小白的公众能见度低了很多。

伽椰子则可以说“我再也不想见到她”。分析电影中的鬼的化妆和形象,本身就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因为它带来的问题很有哲学意味:为什么面粉脸加烟熏眼可以达到如此的恐怖效果?换句话说我们为什么会怕面粉脸和烟熏眼的组合妆?眼睛是心灵的窗口还是通灵的桥梁?

2,阁楼女鬼,藏在阁楼里的,才能叫鬼;到处蹦蹦跳跳的,那只能叫僵尸;

3,声音是一种强大恐怖元。
伽椰子的出场音乐:电话里断断续续的嘎嘎声。瑞惠死的时候是听了电话里的嘎嘎声,而这个声音代表了伽椰子。

4,伽椰子爬楼梯: 看过《咒怨》的秒懂,不需要解释。绝对经典恐怖桥段。鬼屋楼梯是伽椰子专用跑道,其他人胆敢涉足,必死无疑。

故事与叙事总结(恐怖与故事的关联):

从剧情框架上来说,就是个俗套的鬼故事。

怨念仅仅通过造型表达,没有故事基础。被丈夫冤枉后,残忍虐杀的伽椰子萌生咒怨,本身是个很好的线头,但电影并没有给伽椰子多少表现的空间,导演把主体位置留给了鬼屋。作为高潮的中间三段,甚至与伽椰子没有半毛钱人际因果联系,就是这么生硬,害我辛辛苦苦翻剧情,以为有什么伏笔。

剧情逻辑更简单,我咬你,你咬他,他再咬下一个他,而咬的过程并不需要分辨什么是非对错,原因仅仅是你也住进来了或者你也来过这个屋子,这样的安排使得剧情变得极其简单。所谓咒怨,表达方式就是像僵尸一样生生不息的食欲,而食欲这种东西很难说背后有什么深刻的主题。

故事上没有任何亮点。个人认为,不讲究因果的恐怖,并不符合国人对于鬼故事的潜意识定位,但很明显这并不影响它在中国的影响力。话又说回来了,谁会傻到像我一样半夜里和一部恐怖片的剧情较劲?

终极问题:

为什么我们感官上,先天就会害怕伽椰子和小白的形象呢?就像害怕蛇或者老鼠一样。而且,这种害怕的观感非常直接,不能自已, 我们非常清楚这只是化妆而已,但我们的理智却不能拒绝这种害怕。

本片中,第一,伽椰子不具备任何邪祟的能力和能量,她充其量就是个僵尸,还没有僵尸的牙齿;第二,本片的故事不具备任何恐怖的基础,完全没有细思恐极的那种思维张力,甚至也没有像很多泰国电影那样,把一切的恐怖元直至人心;我们害怕的仅仅是那张脸而已,到底,那张脸为什么害怕?

既然害怕那张脸是个事实,那是否就证明,人类的潜意识里,其实先天就知道魔鬼的模样?

我的结论---

1,我们也不能忽视声音的作用;声音和视觉,是唯一的恐怖观感的通道;如果是恐怖观感的通道,那就证明,听觉和视觉,是一切情态和灵感的通道;

2,我发现,只有恐怖和情色,是可以绝对凌驾于人类的理智之上的情态;

在总结篇“双耳是黑夜的眼睛”里,我会详细探讨这两个问题。

本文由118kj开奖现场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1录像带版,好深远的悬疑片呀

关键词: 118kj开奖现场

上一篇:不是种种人的年轻都能够被拍成电影,你会否想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