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kj开奖现场 > 内地娱乐 > 如果我是那位总统,立场不同是冲突的根源

原标题:如果我是那位总统,立场不同是冲突的根源

浏览次数:167 时间:2019-09-03

       最近看了一部韩国电影《恐怖直播》。大爱。有以下观点不吐不快。

立场不同,看待是非的态度就不同。所以,这部电影的问题不在于总统该不该道歉,而在于这部电影里的每个人的立场不同,他们的选择只代表一方或者个人的利益。在小小的一方直播间,竟展现了一条人“吃”人的食物链
在这里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
主播尹荣华受贿,从电视直播退到广播,被局长出卖,被对手主播追问得哑口无言。他开始这次“恐怖直播”的目的是要咸鱼翻身,回到电视主播的位置,跟妻子复婚。因此一开始为了独家,没有报警。这是叙述的开端。
局长只在乎收视率,破70就可以晋升本部长。为了收视率,局长让尹荣华告诉恐怖分子总统不会道歉,以此刺激他。见尹荣华迟迟未有行动,又将尹荣华受贿的消息给了对手主播,接着他一副隔岸观火的姿态从容地等着。加上郑PD的说辞,对手主播还了解到尹荣华为达目的而没有报警的事实。这一系列突发状况,都起了推波助澜的效果。就在尹荣华不知如何应答时,收视率达到了78,局长佛袖而去。
出现的警察,一个是厅长,一个是女警。厅长出场时间很短,造成的混乱却很大。他试图告诉恐怖分子其行为是愚蠢的,不久他们就可以抓到他,却将自己的刚愎自用表露无遗,落得个被爆头的结局。厅长的血溅得满桌都是,尹荣华用来整理思路的白纸也被染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迹,令人作呕。之前的恐怖仅限于桥上,和只有尹荣华一人知道的耳机炸弹,但厅长的死使整个演播室陷入了恐惧。
女警则一直拿总统吊着主播拖延时间。表面上跟他站在一起,叫他别听局长的话,不断发短信说总统来了。却在最后一条短信后退了场。她所代表的在这次恐怖事件中协助总统捉拿罪犯的警察一方。最后女警一声令下射杀尹荣华灭口,再次证明了警察与政府在这一方面的不谋而合。
从未露面的总统代表的政府,以最高的权威,漠视了人质的生命。何况这人质不是别的人,而是他们本国国民。政府的拖延,不作为,一再刺激着恐怖分子。对于他们来说,桥上的人质都死了,大众会更加谴责恐怖分子的行为,舆论则会倾向他们。他们可以说这是牺牲小我,保全大局,可凭什么就活该倒霉要牺牲掉桥上的那么多人质呢?
再说从头到尾纠结的道歉问题。从一开始总统就没有道歉的可能。无论放在韩国,还是中国,在这种情况下政府都是不可能道歉的。一是不公平的事情多了,这次是为了两年前修桥摔下去的工人道歉,下次会不会有人拿着十几年前的什么不公事件再炸个大桥也来谋个道歉呢?二是当时政府能够为了接待什么人而延误对修桥工人的救援,两年了毫无表态,证明他们根本无心道歉,在他们眼里那不过是一次小事故,没必要公开道歉,会有损形象。在形势危急的情况下,政府依旧选择了沉默,可笑的是,却在将恐怖分子射杀坠楼后,总统跳出来说什么感谢国民支持,我们取得了胜利之类的鬼话。
恐怖分子的产生又是谁造成的呢?这个少年是两年前事故中丧生的朴鲁珪的儿子。且不计较声音一听就不是五十几岁的人这种小瑕疵。嫌犯声音冷静,张狂,明显有周全的准备,而且早已迁入电视台里面。尹荣华和局长的耳机,还有那个受伤的女主播,大楼的炸弹。显然两年来计划多时了。可是这么彻底的布局,只是要一个总统的道歉?
不管有多少苦衷和隐情,都不能用这样极端的方式来报复什么。这个行为本身就会酿成惨剧,但是这个年轻的恐怖分子其实良心未泯,他是对尹荣华保有希望的。再有,他炸桥时是等没有车的时候炸的,本意不想杀人。但是有车困在了桥中间,当大桥不断倾斜,快要支撑不住时,他终于妥协,同意先救桥上的女人和孩子。与政府对人质生命的漠视形成对比。的确,没有得到恐怖分子的准予,是不能轻举妄动救人,但是政府从一开始就做好了牺牲人质的准备了不是吗?没有几秒的时间,画面直播了大桥因失去平衡坍塌在汉江上,包括尹荣华妻子的人质们全部掉入海中。这时候,恐怖分子说,对不起。
尽管这对不起已经没有任何效力,但这是人性最后的同情心了啊。政府有对遇难的人质们说一句道歉的话吗?
看到这儿也许会觉得这个剧情冲突和批判太极端太黑暗了。但,不是离我们生活很遥远的,就是不会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发生的当下有多少挣扎,是我们这些旁观者无法感同身受的。
最后,说回几乎撑起整部独角戏的男主角尹荣华。河正宇,我是在看完《许三观》才知道他的,还没有几天,就看了这部电影。看完不得不佩服他,“连头发都用来演戏”的评价真是极致。他从一开始,认为自己抢到了独家,整理仪表,又给妻子留言,说这次直播成功的话希望可以复合。那时电视台忙碌但还算安全,他不知道妻子已经身赴现场,更不知几个小时的直播结束之后自己与妻子就要双双死去。他们又不是警察,只是小主播和小记者罢了,却做了命运中的替罪羊。
直播过程中,无论是面对恐怖分子的无理要求,还是厅长被爆头的恐怖局面,他都尽量保持沉静,继续直播。不能有太多夸张的表情,只能通过眼神,和细微的动作来表演。当他解说在断裂的桥上面一位父亲将两个孩子托出车窗,自己想爬出来时却连人带车的翻进了汉江。尹荣华既得克制自己的震惊,又要真实的,希望能打动恐怖分子的播报。还有他在看着画面中一样身在险境的妻子时,流露出的担忧,心疼之情,大桥彻底坍塌时他张着嘴,紧盯屏幕,放佛想要从图上残破的桥上找出妻子的身影。
旁边楼的倒塌殃及了电视台这栋楼,勉强支撑住后他得知耳机炸弹是假的,他害怕又愤怒地丢下耳机,准备逃脱,却又回来,架起歪斜的摄像机,进行最后的直播。与其他电视台的画面相比,尹荣华的演播室已经残破不堪,真是用生命在直播啊。与恐怖分子搏斗后试图拉他上来,甚至对那个年轻的孩子,做一次无谓的道歉。借此安慰他。尽管连尹荣华自己也不知道,他能代替谁道歉呢?是那个死不露脸的总统,还是这个令人窒息的绝望的社会?又或许,只是抱歉,没帮到他,抱歉,自己也是无能为力的。
结尾的部分我觉得不算升华。是人之常情。被逼到那种份上,看见妻子的死讯,总统的虚伪讲话,楼下等待射杀他的警察,和摇摇欲坠的大楼,任谁,都会按下这最后的按钮。正因为要保留生命最后的尊严,不能投降任人宰割,当一个替罪羊。要死,也得壮烈地死啊。
按下按钮的那一刻,浓烟四起,大楼正趋于无限地向黑暗接近,伴随着令人激动的音乐,尹荣华的眼睛里,却有着从未有过的坚定和纯净。

       首先我要说,如果我是总统,我肯定不会按恐怖fen子的要求,在规定时间内赶到指定地点去道歉的。(请原谅我把剧中的少年成为恐怖fen子,但是对于国家机器来说,这种通过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极端方式来表达诉求的人,本质上就是恐怖fen子。)而且我相信,换做这个世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个总统,都不会这么做。包括你——如果你也是某位总统,并且也遇到类似的事情的话,你肯定不会这么做。

       这不是简单的对与错的问题。况且,这个世上并没有绝对的对与错。

       接下来请你耐着性子看看我的分析。

       首先,我要说安全问题。安全是人性的首要需求。当你是一个国家的元首的时候,你的安全就不只是你个人要考虑的问题了,尤其是你要知道,你代表的不仅仅是个人的人身安全,还代表了国家安全。当我们作为一名观众的时候,因为我们超然局外,可以以一种鸟瞰全局的态度来进行,我们可以轻松的说:“到直播间说一句话就完事了嘛”,因为万一真的发生什么意外,我们除了“啊”一声之外,不会有任何损失。但是如果事情真的发生在你身上,你还敢这么不负责任吗?至少我是不敢的,至少我会想:“对方到底是谁?真的只是个普通工人吗?”“对方如果是电视台 某个员工,并且就在直播间里,谋划着行刺怎么办?”“如果对方要行刺,他可以有什么方法,我们应该怎么应对?”“对方如果在电视台里布置了炸药呢?桥可以炸,大楼就不可以炸么?”“对方真的只想要一句道歉吗?你见过哪个能炸掉大桥的恐怖fen子的目的是只要一句道歉的?嫌疑人自己说的?犯罪嫌疑人的话你也信?”“如果他在直播时提出其他非分要求怎么办?比如要我自杀?比如要我释放重犯?比如要我破坏国家能源储备?比如要我扰乱金融秩序?比如要我揭露更多的国家内幕?”“对方只有一个人吗?还是团伙犯罪?”“如果有团伙,其他团伙在哪里,想做什么?”“这是否是竞争党派或者敌国有预谋的刺杀行动或者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的行动?”……还可以有很多疑虑。相信不止总统本人会这么想,保卫总统安全的贴身护卫队和保卫国家安全的国家安全局更加要这么想。因为他是总统,万一他有任何闪失,会直接危害到国家、以及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利益。这里不只是“谁的生命更重要”的扯淡问题,这涉及到每个人所代表的的立场,以及每个立场所代表的利益更大的问题。如果谈政治,人性就要被弱化,这是无解的。如果仅凭恐怖fen子的一句话,就拍拍大腿贸贸然的说:“啊,原来只是要我道个歉啊,那哥们儿咱就过去露个脸呗。”这,才是对国家、对所有人的极度不负责任。

       那么,难道人质就应该被放弃掉,就应该白白死掉么?不,我并没有说总统就不应该考虑少数人的生命安全,尤其是在这么举国关注的时刻,这么举国关注的事件上,你说是出自人性的真心也好,出于职责的要求也好,甚至是作秀也好,总统是可以露个面、表个态的。但!是!我是铁定不会听从恐怖fen子的指示,在规定时间、指定地点露脸的,甚至形式也不一定是道歉。政府发言人,给我谈判去,反正我要在我的地方进行直播,理由你给我找去。作为一国元首,难道要两台摄像机、一辆直播车赶到总统官邸连线直播有这么难么?反正恐怖fen子只是要总统露脸,在直播中道歉嘛,那我就在我的地方跟你连线,直接跟你沟通,问明原委,然后该干嘛干嘛。至少,我愿意沟通,达到你恐怖fen子的要求了,也让人民看到我的态度了——如果恐怖fen子果然只是要一句道歉,那OK,我还会彻查施工出现安全事故的原因,彻查事故责任人,健全民工保障制度,皆大欢喜;如果恐怖kong子有其他更激进的非分要求,甚至损害到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那对不起,我们满足不了,如果恐怖fen子因此伤害人质,那就是恐怖fen子灭绝人性,政府愿意尽能力赔偿、慰问人质的亲属,过后举行国葬也不过分,然后全国缉拿恐怖fen子极其同党,以最严厉的法律进行惩治,杀鸡儆猴,国家决不轻饶!我认为,这个方法是我能想到的更周到的处理方式。

       当然,这只是一部电影,谈的也不全是政治,所以,不会考虑这么多,也没有必要考虑这么多。我想电影更多的是想讨论人性的黑暗面。可能我是“人性本恶”论者,我认为人的自私属于原罪,是上帝都会饶恕的。简单举个例子,人本能的都想活,但如果两个就快饿死的人面对一块只足够一个人活的面包,你会怎么做?会抢吧?至少我会抢。我认为会主动把它让给别人的人是少数——除非对方是你的挚爱——而你的挚爱,代表的也是你的立场,因为ta是你主观觉得值得你爱的人。所以,在现实社会,号召、鼓励人心向善是好的,但是要绝对的善?我认为无法做到。能做到顾全代表己方立场的最广大的利益,已经难能可贵了。

       扯远了。不过一部电影,能让这么多人看过之后引发这么多的讨论,无疑是非常成功的。至于情节上的一些不合理,为了剧情和节奏服务,是可以稍微忽略掉的。

       反正,我会向认识的朋友推荐这部电影。

       同时,我也希望国内能早点诞生出这样立意深远、剧情紧凑、节奏凌厉、格局宏大、特效不抢戏的好电影。

本文由118kj开奖现场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果我是那位总统,立场不同是冲突的根源

关键词: 118kj开奖现场

上一篇:平凡女孩的不平庸青春,她的小幸运

下一篇:没有了